张大千谈人物画技法:画人物最重要的是精神

【发布时间:2019-03-26 17:15:15】

        画人物,另为释道、先贤,宫闱、隐逸、仕女、婴儿,这些类别,工笔写意都可以。画人物先要了解一些相人术,不论中西,大概都是以习惯相法来判别人的贤愚与善恶。譬如戏剧里,凡饰奸佞贼盗的角色,只要一出场,略一举动,不用说明,观众就可以看出他不是善类。那么能够了解相人术,画起来岂不更容易吗?譬如画古圣、先贤、天神,画成一种寒酸和丑怪的样子,画高人、逸士、贞烈、淑媛,画成一副伧野和淫荡的面孔,或者将一个长寿的人画成短命相,岂不是滑稽?所以,我一再说:能懂得一些相人术,多少有一些依据,就不会太离谱了。如果要画屈原和文天祥,在他们的相貌上,应该表现气节与正义,但决不可因他们是大夫或丞相,而画成富贵中人的相貌。这是拿视觉引动人到思想,也便是古人所讲的骨法了。

画人物最重要的是精神。形态是指整个身体,精神是内心的表露。在中国传统人物的画法上,要将感情在脸上含蓄地现出来,才能令人看了生发内心的共鸣,这个当然是很不容易的。杜工部说:“语不惊人死不休。”学画也要这样苦练才对。

画时无论任何部分,须先用淡墨勾出轮廓,若工笔则须先用柳炭朽之,由面部起先画鼻头,次画人中,再次画口唇,再次画两眼,再次画面型的轮廓,再次画两耳,画鬓发等。待全体完成以后,始画须眉,须眉宜疏淡不宜浓密,所有淡墨线条上最后加一道焦墨。运笔要有转折虚实才可表现出阴阳凹凸。有时淡墨线条不十分准确,待焦墨线条改正。

若是工笔着色,一样得用淡墨打底,然后用淡赭石烘托面部,再用深赭石在淡墨上勾线。衣褶若用重色,如石青石绿,那就用花青勾头一道,深花青勾第二道,朱砂用岱赭或胭脂勾它,不论脸及衣褶的线条都要明显,不可含糊没有交代。巾帻用墨或石青,鞋头用朱砂或石青或水墨都可以,根据人物的身份斟酌来用。

画人身的比例,有一个传统的方法,所谓“行七坐五盘三半”,就是说站起的人除了头部之外,身材之长恰恰等于本人七个头,新时代的标准美人,有八头身高比例之说,哪知我们中国早已发明若干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