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的高境界,笔墨简但意无穷!

【发布时间:2019-06-03 10:26:38】

《道德经》中说:

“万物之始,大道至简,衍化至繁。”

极简主义也是这样,

以简单到极致为追求,

感官上简约整洁,品味和思想上更为优雅。

中国人信仰的极简中国风,

就是如此。

虽简约,却不简单!

在漫长的中国艺术史中,对于极简有追求的画家不少。

 

【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的极简画可谓是国画的最高境界。由于是亡国后裔,又不愿与新王朝往来,所以他的作品往往以象征手法抒写心意,如画鱼、鸭、鸟等,皆以白眼向天,充满倔强之气画家朱新建曾在《打回原形》的文集中,对明末清初画家八大山人的极简画风有着这样的描述

“中国花鸟画远不止是画了一朵花、两只鸟这种东西,它只是拿这个题材来做一个借口,其实表达的完全是一个宇宙观,就是一个人对世界、对宇宙的一种理解。所以佛教里面有一句话叫做“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一朵花就是一个世界,一片叶子就是一尊如来,在青藤和八大身上非常充分地体现出来了。像八大后来画的一些鸟,真的就是一个世界。从八大的鸟你能看出来,八大有那种愤怒、清高、孤傲,因为八大也是皇室后人,跟石涛、赵孟頫一样,所以他有对江山失去的那种愤怒。”文中,朱新建还提到了南宋画家牧溪:

 

“而牧溪身上没有这种东西,牧溪无所谓的,他有的是那种高远,那种高妙。八大就是愤怒,开玩笑说,一个很有文化的人,水平很高的人愤怒起来肯定是有水平的嘛,表现内心的孤愤,表现得很强烈,笔墨里面有一股怒气。这个怒气也不低档,而是很高级的一种表达,就是笔墨画得很有个性,很浑然,就像喝一口烈性酒那样。而你看牧溪的作品不只是像在喝烈酒,牧溪的作品就像是在深山里面,突然听到高山流水的那种声音,灵魂为之一振,非常高妙,是天籁之音。”

 

【牧溪】

牧溪,南宋画家,一个谜一样的人物,擅长画山水、蔬果、和大写意破墨僧道人物。

 

牧溪的画被归为禅画的范畴,禅画不同于文人画,不拘泥于笔墨或气韵,将“生命的解脱”视为最高存在意涵。一切存在现象都是生命最纯真的现实界的烙印……

 

 

 

【倪瓒】

 

倪瓒的画寒烟清静,很少有人,他宁愿偏执地画上一堆点。

 

若是许多画作放在一起,倪瓒的画绝不会是最抢眼的那一幅。但如果你细细品味其笔简意远,你一定会记住倪瓒,那疏林坡岸,没有一丝云翳,也不见一痕鸟影的倪瓒,那笔墨都素净得几乎透明的倪瓒。

 

他简约、疏淡的山水画风是明清大师们追逐的对象,董其昌、石涛等巨匠均引其为鼻祖。

有人问倪云林为何山中亭中不画人?

云林说:

“世上安得有人也!”

 

 

 

 

【齐白石】

 

齐白石对于国画艺术有一句著名的画语:“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

 

齐白石册页小品

 

“似与不似之间”的造型妙趣,和齐白石“平正见齐”的观点一样,是这位既能极工,又能极简,分别地在两个极端上有所创造,而最终又不肯拘泥于任何一个极端的艺术家所选择的造型尺度和审美的中界点。

 

齐白石册页小品

 

晚年的齐白石日趋简化的画风,是日益强化了“不似之似”的造型,也日益强化了“神”的主导地位,臻于“笔愈简而神愈全”的境界。

 

以下精选几幅齐白石册页小品之作,也许只是一片树叶,一个瓜果,一只蜻蜓,一枚红柿,一条丝瓜,都在老人的笔下,洋溢着浓厚的生活情趣……